当前位置:一方读 > 篡唐 > 第三章 海门镇(一)新年将至,恭祝大家万事如意

第三章 海门镇(一)新年将至,恭祝大家万事如意

  杨文干并非真的想要造反!

  哪怕他兵临百家堡。更多的是希望兵谏,而非造反。

  原因很简单,他手中并没有多少兵马。哪怕他身为庆州兵马总管,手中也不过七八千人的兵力而已。

  以这么一点的兵力,而且又是面对李世民这样的对手,杨文干那里有胜算?

  所以,在百家堡双方只是短暂的交锋,杨文干便大败而走,最终被李世民部将秦琼所杀。

  杨文干输了!

  李世民自然万分高兴……

  经此一战,自己的声名再获提高,更重要的是,令李渊下定决心,废太子李建成,改立自己。

  一废一立,李世民地位自然水涨船高。

  虽然李渊和他谈过,并不准备置李建成于死地,而是打算让李建成赴蜀中就藩。这多多少少让李世民有些失望,不过这心里的负担也随之减少许多。李建成去蜀中,自己至少不必背负一个手足相残的名声。而且,等到他登基以后,有的是机会对付李建成。

  武德七年七月末。凯旋而归的李世民,带着杨文干的首级,返回玉华山仁智宫。

 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,就在他抵达仁智宫的头一天,李渊率部绕道泾州,摆驾返回长安。

  仁智宫的宫门口,悬挂着三颗血淋淋的人头。

  其中,除了桥公山和尔文焕两个告密者之外,还有一张李世民非常熟悉的面孔:杜凤举。

  这杜凤举,是天策府兵曹参军事杜淹的私生子。

  后在杜淹的照顾下,出任彭原县尉一职……看到杜凤举的首级,李世民激灵灵打了个寒蝉,脊梁上窜起一股寒气。

  杨文干造反的前因后果,他李世民心里最清楚。

  原以为大局在握,不成想他七月初一领兵出征,短短时间里,竟变成了这副模样。

  桥公山和尔文焕为什么会突然告密?

  宇文颖奉诏前往庆阳,为什么会杳无音讯?

  这里面的龌龊事,不足为外人道……若真要解释清楚,其实并不难。总而言之,桥公山是他李世民的人,尔文焕也是他李世民的人。至于杜凤举,有杜淹这层关系,自然不会归附别人。

  而宇文颖从玉华山前往庆阳,必须要经由彭原县。

  李渊甚至不等李世民凯旋回来,就匆匆忙忙的返回长安,这里面又隐藏着什么样的含义?

  李世民是聪明人!

  李渊这分明是告诉他:你的那套把戏。我已经完全知道了……

  “大王,车驾一天也不过六十里的路程。若我们派轻骑出击,说不定还能追得上车驾。”

  一旁的天策府骠骑将军独孤修,声音低沉阴鸷说道。

  李世民激灵灵打了个寒蝉,下意识的沉喝一声:“独孤,闭嘴!”

  他向四周看了一眼,见周围全都是他的亲信,这才松了一口气……独孤修的意思很明白:趁着李渊现在还没有返回长安,轻骑出击,追上车驾以后……把李渊在途中干掉。

  泾州总管是李艺,而李艺又是李建成的人。

  这样一来,李世民可以顺理成章,把罪名栽到李建成的头上,而后以平叛之名,号召天下勤王。

  李世民心里,不是没有心动。

  但这心动,也只是短暂的一闪……

  “父皇这是在向我示威,也是在探查我的反应。

  我感肯定,父皇没有走泾州……如果我们派兵追击,李艺父子的兵马,定已守候在途中。”

  李世民压低声音回答。不过脸色却随之变得缓和起来。

  “父皇将这三个人杀死,所有不利于我的线索,也随之中断,摆明了是不想再追究下去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我还是有些太心急了,看样子,恐怕要继续忍耐下去。”

  李世民喃喃自语,又似乎是对独孤修做解释。

  他闭上眼睛,片刻后突然道:“传令下去,大军暂驻留铜川县,我这就返回长安……”

  “大王,您现在回去,只怕是太子不会善罢甘休啊。”

  李世民也不禁有些犹豫了。

  李渊摆出这个阵势,其实就是要他自己回去请罪。至于怎么请罪,怎么治罪,那都是另外一说,李渊现在需要的是,李世民摆出姿态来。有一点可以肯定,李渊并不想为难李世民。一来他不想做隋文帝杨坚,二来他也不希望李建成借此机会,一家独大。

  可李渊不会追究李世民,并不代表着李建成会放弃追究。

  这一次,李世民险些致李建成于死地,这个仇恨,可就等于把所有的伪装都撕破了!如果说以前兄弟两人虽敌对,但表面上尚和和气气的话,那么杨文干一事,已使得二人之间再无半点缓冲余地……李建成就算是脾气再好,恐怕也不会平白的忍下这一口恶气。

  失策,着实有些失策了!

  李世民千算万算。没有算到李建成的反击,会这样猛烈。

  他可以肯定,杀死桥公山、尔文焕,乃至于杜凤举的人,绝不是李渊手笔。

  太子身边,还是有能人啊……原本以为赶走了李纲,干掉了韦挺,太子身边会势力大减,却不成想……

  李世民下令驻扎铜川县,在换上了一身便装之后,命秦琼和程咬金两人随行,准备返回长安。

  不过,在动身之前,他密令王通在长安着手准备。

  并派遣心腹,秘密前往灵州。

  随后,李世民趁着夜色,离开铜川县,踏上了返回长安的归途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武德七年八月,灵州大都督,赵王李玄霸称病返回长安。

  鉴于灵州朔风罡烈,所以李渊下诏,敕令李玄霸卸下灵州都督的职务,在长安养病。

  灵州都督一职。则有李靖接手。

  只是原先已经确定下来,对突厥的冬季攻势,随即放缓,无限期的搁置起来。

  李玄霸返回长安后,被封为左右监门大将军,镇国大将军,中护军,总领北衙禁军。

  杨文干之乱,随之烟消云散,好像从没有发生过一样,再也无人提起。

  在这场动乱之中。似乎谁也没有受到损失。

  李建成的太子之位依旧稳固,李世民一如从前,出任尚书令,总领六部事务。只是,关于太子之位的种种谣言,开始出现在坊间……许多人说,陛下言而无信,亏待了秦王。

  对此,李渊没有解释,李建成恍若未闻,而李世民,则是效金人三缄其口。

  就在这谣言愈演愈烈的时候,从岭南突然传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:河南王诛杀俚王罗窦,真腊龙骑军,向天竺,突然间发动了攻势……一时间,朝野上下的视线,尽数转向岭南。

  李渊在思忖良久之后,敕令尚书右仆射长孙顺德,中书省舍人裴世矩为钦差,启程前往岭南。

  当浩浩荡荡的大队人马离开长安的时候,谁也没有发现,在这钦差队伍之中,神不知鬼不觉的多出一个人来。此人的目的地同样是往岭南,只是他背负的使命,却与其他人,大不一样。

  也许,包括他在内,也没有想到:他此去岭南,却将历史的车轮,一下子偏离了原有的轨迹。

  这个人,姓魏名征,字玄成!v!~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