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一方读 > 婚约已至总裁求娶1001次 > 第1245章 信(二)

第1245章 信(二)

  关于萧冉,你或许在很多人口中听到过,甚至连你自己也亲口问过我。

  那个时候,我好像只跟你说了,我和她之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。

  现在想来,你想象中的我们是什么样,那个时候我也是不知道的,我只是下意识地以为,下意识地解释。也是到了今时今日我才发现,或许我应该认真地跟你解释一遍。

  我喜欢过萧冉,这一点,是我无法回避的。

  以前大家在一起玩,总觉得她是圈子里最有个性,最有自己想法的一个姑娘。我从欣赏她,到慢慢喜欢上她,用了大概四五年的时间。

  如你所见,我其实是一个很慢热的人,也是一个不喜欢强求的人。

  虽然那个时候我喜欢她,可是她对我却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,所以虽然圈子里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我喜欢她,可是一直到她出国,我也没有表达过什么。

  不可否认,她出国之后,我还是失落了一段时间的。所以当她回来的时候,我心里头还是有所波动。

  或许是因为上过心,却不曾得到,所以心头难免会有些意难平。

  可是意难平之外,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。

  从她回来,到她向我表明她的心迹,我其实并没有想过会和她再续什么前缘,又或者有什么新的发展。

  时间是一方面的原因,另一方面,是因为萧家。她回来的时间点太过敏感,态度的转变也让我措手不及,或许是从她约我见面的那时候起,我心里头就已经有了防备。

  虽然难以启齿,可我确实怀疑过她的动机,她背后真实的目的,或许只是为了帮助萧家。

  你也知道,那个时候所有的问题,我都处理得很差,无论是对你,还是对她。

  所以后来当萧泰明打着我的名号乱来,以致于他们父女起冲突,她发生车祸的时候,我才意识到,她其实还是从前的萧冉,是我把她想得过于不堪。

  我很内疚,我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摩了一个姑娘,辜负了她的情意,还间接造成她车祸伤重……

  这种内疚让我无所适从,我觉得我罪大恶极,我觉得应该要尽我所能去弥补她。

  说起来不怕你笑话,我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,我没想到自己会犯下这样的错,可是偏偏我还没办法弥补,因为她想要的,我给不了。

  所以我迷茫了。

  那个时候我有多糊涂呢?我糊涂到以为,这种无力弥补的遗憾和内疚,是因为我心里还有她……

  我糊涂到,连自己正在犯下更大的错误,也不自知……

  而这样的错,我居然在你身上犯了一次又一次。

  这才是我真正的罪大恶极。

  我们之间的种种,是我从来不曾预料过的。

  从你出现在我面前,到那相安无事的三年,再到你学校里的相遇,以至后来的种种,桩桩件件,都是我无法预料的。

  你怀孕,是最大的意外,也是让我最慌乱的意外。

  我没有想过要这么快承担起做父亲的责任,我更没有办法想象,两个没有感情基础的人,要怎么组成一个完整的家庭,做一对称职的父母。

  很抱歉,我又一次想当然了。

  我以为关于这场婚姻,关于这个孩子,你和我一样,同样措手不及,同样无所适从。

  所以我才会提出,生下孩子之后,可以送你去念书,或者做别的事情。

  我以为这对我们两个人而言,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  我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相安无事下去,直到慕浅点醒我,让我知道,你可能是对我有所期待的。

  原来我要负责的对象,不只孩子一个。

  是,那时候,我脑子里想的就是负责,对孩子负责,对被我撩拨了的姑娘负责。

  可是这样的负责,于我而言却不是什么负担。

  那之后,我做的所有一切,都是心甘情愿。

  和你在一起,我甘之如饴。

  只是我自己愚蠢。

  我好像总是在犯错,总是在做出错误的决定,总是在让你承受伤害。

  可是你却总是什么都不说。

  连跟我决裂,你都是用自己玩腻了这样的理由。

  当我回首看这一切,我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不堪。

  关于我和你,很多事,我都无法辩白,无从解释。

  可是唯有两件——

  一,想和你在一起,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,于我而言,从来不是被迫,从来不是什么不得已;

  二,你说你的过去与现在,我都不曾真正了解。可是我对你的了解,从你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,从在你学校相遇的时候开始深入。你说那都是假的,可在我看来,那都是真。过去,我了解得不够全面,不够细致;而今,我知你,无论是过去的你,还是现在的你。

  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说,还有很多字想写,可是天已经快亮了。

  若是起床见到我,怕是又要惹你不悦。

  我若归去,或许能换得你数日欢颜。

  余下的话,我再慢慢说与你听。

  ……

  信上的每一个字她都认识,每一句话她都看得飞快,可是看完这封信,却还是用了将近半小时的时间。

  栾斌来给顾倾尔送早餐的时候,便只看见顾倾尔正在准备猫猫的食物。

  而他早起放在桌上的那封信,却已经是不见了。

  “顾小姐,早餐到了。”

  顾倾尔低低应了一声,将猫粮倒进了装牛奶的食盘,将牛奶倒进了装猫粮的食盘。

  不待栾斌提醒,她已经反应过来,盯着手边的两个同款食盘愣了会神,随后还是喂给了猫猫。

  栾斌见状,这才又开口道:“傅先生一早已经离开了,这会儿应该已经快要落地桐城了。傅先生吩咐了我们要好好照顾顾小姐,所以顾小姐有什么事,尽管吩咐我们。”

  这一回,顾倾尔没有再应声。

  短短几天,栾斌已然习惯了她这样的状态,因此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很快退了出去。

  只是临走之前,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桌面,又看了一眼旁边低头认真看着猫猫吃东西的顾倾尔,忍不住心头疑惑——

  她这样的反应,究竟是看了信了,还是没有?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