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一方读 > 国军悍将 > 第三十二章 西安事变(六)

第三十二章 西安事变(六)

  此时的蒋介石披上厚衫后,被押到了西北剿总司令部。

  张学良推开门,走了进来,立正,行了个军礼,很亲切地叫了声:“总司令。”

  蒋介石看见张学良,不禁勃然大怒,这不是**裸地讽刺么?于是大声质问道:“你还喊我总司令?如果你还承认我是你的长官,你就应该送我去洛阳,否则你就是叛徒。既然我落到叛徒手中,你最好枪毙我,我们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  张学良冷笑了一声,道:“你就是被坏脾气给宠坏了。”

  约早上八点,在刘建辉摔落陡坡的地点附近,一队人马路过。

  “小溪啊,听说这里发生兵变了。”一个中年男子对一个蒙着脸的年轻女子说道。

  年轻女子,想了一下,说道:“二叔,听说似乎是东北军兵变了,对蒋委员长下手了。”

  “哦?东北军兵变?依我看不止这么简单,东北军兵变,没理由杨虎城不赞成的,再怎么说,这陕西的大帅,还是杨虎城啊!”被年轻女子称为“二叔”的人说道。

  “西安要变天了,不知道他会怎么样了,早些日子听说他带兵前往西安了,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?”年轻女子似乎想起了什么,眼中透着别样的光芒,那光芒,也许就是爱情。

  “他啊,难说了,他手下这四五千兵力,看着挺多,在东北军和陕军这个庞然大物面前,是不够看的。”中年人很理智地分析道,“倒是我那跟他混的亲弟弟不知道要怎样了。”

  “道观他吉人天相,一定没事的。”年轻女子说道。

  “哎,二叔,那边似乎有人。”年轻女子看见雪堆里似乎有个人,于是就策马过去了。

  “等等,这兵荒马乱的,别多搞事。”被年轻女子叫做二叔的中年男人叫道。

  但年轻女子已经走过去了,并且下了马。

  “二叔,过来看看啊,这里有个人,看衣服似乎是个军官,还是中央军的军官,来看看他身上有没有值钱的东西!”小溪有些兴奋的喊道。

  听到小溪喊话的十余个人,策马过去了,中央军可是比这些陕军的穷鬼有钱多了,身上还真有可能有值钱的东西呢。

  小溪一群人扒开雪堆,却见到了一个令人十分意外的人,小溪的眼眶红了,中年人看见了雪堆里的人也呆住了,竟是刘建辉。

  “是刘建辉!”中年人崩出这四个字。

  这一群人,正是汉阴寨的那群人,中年则是过山虎李道吉,而化名为小溪的,不用说,是黑玫瑰夕郁了。

  “快!看看还有气没有!”李道吉急忙说道。

  夕郁把她那春葱般的手指放在刘建辉鼻子下面,发现还有微弱的气息,道:“还有微弱的气息呢,快扶他回去!”

  ……

  1936年12月12日上午,西安兵变的消息传到了上海,但没人知道委员长是死是活。

  孔祥熙把兵变这事告诉了宋美龄,宋美龄立刻派人去找张学良和孙中山的老朋友、曾任《纽约先驱报》的唐纳德,三人一起飞向了南京。

  此时的南京政府已经收到张学良、杨虎城的电报,证实了委员长已被他们劫持,张学良、杨虎城表示他们“含泪”向委员长说明他们被迫这么做的苦衷,但“一再被他责骂”。

  西安事变当天,新闻就出来了:蒋介石总司令被劫持,陆军一级上将陈诚被扣、陆军二级上将卫立煌被扣、陆军二级上将蒋鼎文被扣、陆军二级上将陈调元被扣、陆军二级上将朱绍良被扣、中宣部长邵力子被扣、陆军二级上将钱大钧重伤、中央政治委员会邵元冲委员重伤、四十九旅少将旅长刘建辉失踪……

  顾祝同11日便离开了西安,故没被扣。

  张学良派兵到临潼之前,发电通报给**,告诉**他即将行动。毛很高兴地告诉他的秘书:“等到早上就会有好消息了。”

  1936年12月12日中午,报务员冲进**的窑洞,递交来自张学良的急电。

  **领导人鱼贯进入**原始的总部聆听消息,朱德、张国焘等人主张立刻把蒋介石及同行的国民党将领处死。毛大笑,也有同感。即使如此,他立即征询莫斯科的指示,提议把蒋交给“人民”公审。然后发贺电给张学良,暗示他应“坚决”处理蒋。

  蒋介石被劫持的消息几个小时后就传到了莫斯科,但斯大林不像**,他笑不出来,反而立刻看出,此事会给苏联招惹麻烦。

  1936年12月12日下午,南京政府召开紧急军事会议,中央执行委员会和中央政治委员会推孔祥熙代理行政院长、何应钦代理总司令。

  何应钦接任代理国民革命军总司令一职后,立即下令给在陕西的中央军第四十九旅,命令白寥代理旅长,并火速赶往潼关,占领潼关,以便中央军主力进关。

  何应钦发报给人在意大利的汪精卫,要求他尽快回国,三十万中央军开始向西安前进。

  13日,全国各地的报纸头条皆是西安事变,全国民众听到西安事变的消息,普遍同情蒋介石,许多民众认为,两个有野心、**的军阀粉碎了国家的希望,恐怕将掀起新一波的血腥内战。

  许多民众还为此抱头痛哭,而文盲则急托识字的人告诉他们最新关于西安事变的消息。

  各地的军阀反应不一。如冯玉祥,呼吁张学良、杨虎城快快释放蒋委员长;也有些人,如李宗仁、白崇禧则暗示支持张学良。

  何应钦下达的军事行动令莫斯科方面更加迫切地盯住危机的发展。

  在12日何应钦召开的军事会议上,蒋夫人宋美龄认为军事行动太过挑衅,力主节制,不要采用军事行动。

  而何应钦则反对宋美龄的意见,说:“这是国家大事,你这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?不要干预国家大事?”

  宋美龄一听这话,顿时哭了,骂何应钦:“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,蒋先生平时是怎么对你的?你说我不懂国家大事?我要告诉我家蒋先生,看看他是怎么做的!”

  接下的会议更是意见纷杂,吵成一团了。宋美龄决定要自己找出“迅速、平静、不流血”的解决方法,甚至表示,西安事变的策划者说不定有合理的解释。

  13日上午八点,蒋夫人宋美龄飞往西安。

  13日下午,刘建辉已经醒了过来,也知道是汉阴寨众人救了他,不过他并不打算马上返回四十九旅,这样子,会给他带来麻烦,救蒋的功劳,他是有了,他不能回去,一回去,马上要接受何应钦的指挥,他知道,西安事变后,何应钦的人生就开始走下坡路了,如果他此时回去,肯定会被蒋介石看作是何应钦派系的中坚人物的,对他日后就不好了,他打算“静观其变”。

  ……

  (未完待续。)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求推荐票,推荐票,推荐票!!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