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一方读 > 温言穆霆琛 > 第六十九章急流勇退

第六十九章急流勇退

  此刻黄健钟正坐在上首,陆幼仁向来对他言听计从。

  可是当小黄门正要伸手去拿密信时,驿卒突然抬起头来。

  黄龄突然神色一滞,伸出的手停留半空。

  陆幼仁的龙椅突然一转,滑入了书柜后面,只剩下一袭明黄色龙袍露在外边。

  驿卒竟然变成了一副青面獠牙的鬼脸,难怪他吓得不轻,神情竟然一阵迷糊,好像听见百鬼夜号声。

  说时迟那时快,驿卒突然诡异地一跃而起,如同一只弹跳力惊人的青蛙,闪过太子太傅黄健钟,手中长剑鬼气森森刺向那角龙袍。

  只听铮得一声,剑尖竟然扎弯扭曲了,原来竟扎在一块玄铁盾上,哧啦一声,那角黄布一分为二,根本是个障眼术。

  龙袍何等贵重,陆幼仁最奢华也不会随便毁灭,因为织一件龙袍万金不止,而他目前所穿的还是先祖所遗留的。

  逃跑时仓促,他当时连一件龙袍都没有,黄袍只是替代品,后来还是慕容十里命人给他押运过来的。

  事急,陆春啼逃跑时穿走一件,还带走了两件要替换穿的。

  他想得不可谓不周到,可是想不到如今龙袍对于他不合适了。

  因为青龙大陆的祖制,太上皇既然归政于新皇,政不从己出,也不能穿龙袍,否则会分享龙运。

  所以太上皇穿九龙袍会犯大忌,只能穿金蟒袍,九蟒潜渊,归隐田林。

  若说九龙也不实际,龙袍上也只有八条,有一条是隐龙,半条在外,半条在里。

  太上皇的蟒袍其实也同样绣有一条隐蟒,据说这样才能保佑自己,不受邪祟侵害。

  可是螭龙却可以出现在民间,无论是瓷器与脊梁的雕刻,都是允许的。

  那是因为螭龙只是草龙,不享正统永远成不了真龙。

  按照青龙大陆的祖制太子服为龙门服,还有七鲤争跃,寓意即将化真龙。

  而亲王的服装为七蟒,颜色只能是紫色的。

  明黄色九蟒袍只能太上皇专用,连颜色也是专享的。

  鬼刺客怔间,突然扔掉手里的剑,又抽出一把鬼气森森的细剑来,上面竟然还有锯齿。

  他一振腕际,一道青气闪过,哧啦一声,竟然将玄铁盾都一劈为二,这把剑有蹊跷。

  黄健钟也是大吃一惊,却举起手里的笏板朝着鬼剑客砸去,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儿竟然来找死。

  鬼剑客身上鬼气大盛,浓如黑墨,可是当笏板格住锯齿剑时,突然爆出耀眼的浩然正气来。

  原本弱不经风的老头儿眼中精光暴射,一声长笑间突然挥袖,似怪蟒下山,沛然无伦的内劲磅礴而来。

  鬼剑客惊得亡魂直冒,哪里想得到这老儿竟然是个儒家顶尖高手,而且还不入江湖排名中。

  匆忙中他只能连翻七八个跟斗,借势化解对方内劲。

  可是老儿的内劲竟然绵绵不绝,无穷无尽,雪白的胡须飘荡于胸前。

  此刻的他虽然书生用气,却异常儒雅,几如神仙中人。

  鬼刺客好不容易止颓势,赫然问道:“你究竟是谁?”

  老头哈哈大笑:“老夫正是黄健钟,修习浩然正气一甲子以上,终有所成。”

  鬼剑客的长剑竟然劈不开黄健钟的笏板,就知不妙了。

  要知道他的剑异常锋利,连那玄铁盾,都能劈开,最主要是玄铁盾不可能全部用玄铁。

  玄铁实在太珍贵了,根本用不起,只在上面镀了一层罢了。

  可是就算只用三两,一两玄铁价值千金,一面盾牌也是珍贵无比的。

  天下能够如此奢侈的也只有红楼帝国的大内侍卫,否则无论哪个藩国都会破产。

  可是红楼帝国富有的前提是没有兵源,它四边由四个藩国防守。

  而四边的戍重负担也是极惊人的,因此每年省下的军费是极其可观的。

  这时大内侍卫已闻声而来了,脚步声从四周响起。

  老儿的神色冷下来,厉喝道:“作为风花教右护法竟然替余孽效忠,实在是可悲啊。”

  鬼剑客突然将手一扬,一团紫雾突然袭来,人影隐没其间。

  可是一道金光已劈入其间,竟然是老儿掷出的笏板。

  随着雷霆般一声巨响,一声惨叫从紫雾里传出。

  随即紫雾被黄健钟袖子一扫而尽,可是重伤的刺客还是逃走了。

  黄龄吃惊地看着黄老儿,他也一直以为老儿行将就木了。

  突然黄老儿剧咳一声,其余小黄门连忙捧过痰盂来,他吐出一口浓痰,颓然坐下道:“还是老了啊。”

  只听喀嚓一声,随着机关声,陆幼仁又笑容可掬出现在黄老儿面前。

 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