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一方读 > 末日乐园 > 给西下有木名栗的打赏感谢番外3

给西下有木名栗的打赏感谢番外3

  已经被冻木的皮肤,没来得及及时给西西栗送去警告。

  当她蓦然感觉到嘴角一凉,像是忽然被塞进来了一个冰手指的时候,她这才意识到雪花已经爬进了嘴里、眼角和鼻孔里;她在几乎将她淹没的惊恐中,发出了一声连自己也没意识到的尖叫。

  远方那男人却听见了,登时急急叫道:“快!快将你身上的东西都扔掉!”

  什么?

  “雪鬼仍然像生前一样,对特殊物品和物资充满了渴望,它们觉得自己必须要钻入你的身体,才能调用你的财物,你必须要将它们全部扔出去,才能让雪鬼暂时离开你的身体!”

  从呼啸的风雪里,西西栗还能隐约分辨出他一边喊,一边往雪地上扔东西的响声;但是下一刻,冷雪堵住了耳道,又慢慢地朝大脑的所在钻开了一条路,恐惧与冰寒令她的意识都开始隐隐生痛起来。

  异物马上要钻破她的耳膜了。

  西西栗又急又怕,眼前已经什么都看不清楚了,雪花迷迷蒙蒙地在她眼球上贴了一层。她的浑身系统都在被雪渗透,偏偏又不像是对战其他目标时一样,有个能下手的对象——漫天飞扬的雪花中,哪一些是雪鬼?怎么躲?打哪儿,它们都钻进耳朵里了,难道要打自己吗?

  她慌乱之下,立刻将身上装着物品和物资的东西都一一扔了出去,也像远处那个男人一样,拼命朝风雪叫道:“我身上没有东西了!你们看,都在那边——你们快离开我!”

  耳道、眼角里的刺寒迅速减轻了,嘴角里的冰手指重新退了出去;西西栗眯着眼睛,在渐渐清楚起来的视野中,终于第一次看清楚了。她围巾上还积着一层厚雪,此时每一片雪花的纹理,竟都形成了一张不同模样的人脸——无数细微的人脸一时看看她,一时看看她把东西扔出去的方向,终于一片接着一片,重新跃进了风里。

  “快过来,”那男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跑近了,示意道:“躲去那边的石头下,快!”

  西西栗一把将围巾拽了下去,使劲拍打着自己身上,生怕每一片新落在身上的雪花都长着人脸;她跌跌撞撞扑进了那一块巨岩下方,头上总算有了能勉强遮蔽风雪的一点屏障。

  “雪鬼成群成群地出现,”那男人也跟着躲了进来,气喘吁吁地说:“它们就跟雪花一样,扑卷得漫天都是,躲不及也抵抗不住,而且就连融化与否也是看雪鬼心意而定的,相当棘手。真倒霉,好端端地竟然在这儿遇上了雪鬼。”

  “你、你很了解这种东西?”西西栗问道,“我以前只听说它们可能是这个世界的堕落种,但说实话,我还是头一次遇上,更不知道原来脱身的办法是要先把东西丢了。”

  “我是第二次,”那男人显然身上也空了,刚才几件可能是容纳道具的物品,此时都从他身上离了席。“我第一次遇上它们的时候,试图用一张毯子类的防护道具把我自己包起来。结果它们立刻在我道具上融化了,像水一样渗着纹理流进去了,我当时差点交代在那儿……”

  “看来你在这儿时间很长了,”西西栗明知道眼下不是拉关系套近乎的时机——毕竟天知道多少雪鬼仍在不远处雪地上呼啸缭绕着,将她的物品拍打得砰砰作响——但她一想到Exodus,心都重新热了,感觉什么都不怕了:“你回Exodus的时候,能带上我吗?”

  “我可以带你过去,但你能不能进入、能不能逗留,却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。”那男人打量了她几眼,“我们那一群最初成员要接纳了你,才……”

  “没问题!”西西栗眼睛都亮了起来,“什么测炼任务我都可以努力试一试的,我这个人也没做过什么坏事,不信你看我的记录仪——噢,你应该扔到那边去了。”

  那男人点了点头,又探头出去,看了一眼远方的雪地。他皱起眉头说:“看样子那群雪鬼还得要好一会儿才能消散。”

  “我们的东西不会有事吧?”西西栗不无担心地问道,“对了,你是怎么知道要把东西扔出去才能保命的?”

  “噢,我可以听见它们的欲望,”那男人头也不回地答道。“应该不会有事,但它们无法获得满足,就会越来越暴躁……恐怕还得再躲远一点才行。”

  西西栗几乎没有听见他后面说的大半句话——她早就怔住了。

  “你跟我来,”那男人忽然一把抓向了她的手腕,就要将她拉起身。西西栗身子一缩,顺势从雪地上一滚而跳了起来,躲开了那只手——那只手掌间隐隐有亮芒一闪;她觉得不是自己看错了。

  “怎么了?”那男人皱着眉头问道。

  有一个刚才她就该留意到的细节,西西栗却直到现在才发现。

  她以为那男人戴了一个伪装物品,遮住了自己的面容;可是如果真是这样,他早该把伪装物品扔出去了才对……但她现在看见的,却仍旧是同样的一张脸。

  或许是她以貌取人了,只是他确实怎么看,怎么不像花园地精所说的“各方面都超人杰出”、“传说一般”的Exodus成员。

  “你听得见它们的欲望……”西西栗牙关都在打颤,低声问道:“那你也能听见人的吗?”

  “当然不行了,”那男人似乎想要哈哈一笑,但看着她的神色,笑就消散了,变成了一道叹息。“唉,真倒霉,说漏嘴了。”

  西西栗比刚进入这一个风雪世界的时候,还要冷。“你……你听见了我的欲望吧?”她颤声问:“你听见了我想要去Exodus的心愿……那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渴望……”

  “嗯,”那男人点了点头,说:“所以声音很大啊。整个流动旅馆里,只有你的愿望最响亮,最多细节,把其他人的欲望都遮得听不见了。我看你也没什么好东西,一开始本来不想找你下手的,但是没办法,欲望越强,弱点越大,送上门的羊,不宰白不宰。”

  西西栗使劲睁着眼睛,生怕一眨眼泪珠就滚下来了。“那Exodus呢?你跟Exodus就一点关系都没有吗?Exouds不在这一个世界吗?”

  那男人脸上浮起了厌烦又好笑的神色。“真没见过你这么走火入魔的……死了投胎,再去那个什么Exodus吧!”

  下一刻,西西栗眼前就被蓦然遮蔽了天地的雪粉给涂抹成了一片昏白。即使是在道具物品齐全的时候,她也能感觉到对方的战力比她高一些,更何况是现在呢?

  束手就擒不是她的风格,可是就算成功逃生了,曾经来到眼前那么近的Exodus,也就又变成了一个遥远的妄想。西西栗一时间根本不想战斗,她只想将头埋在膝盖上,再回想一次花园地精描述过的Exodus。

  她跌坐在了漫天的雪里,感觉自己什么也不关心了。

  但是,攻击却迟迟没有落在她的身上。

  当西西栗终于感觉到不对劲而抬起头的时候,她这才意识到,身旁的风雪早就被拦在了数十步之外。那个男人消失了,雪鬼也消失了,不远处的雪地上,她的物品与道具正半掩半埋地沉在雪里。

  站在她面前的,是另一个人。

  她的目光顺着面前的双腿一路往上,在看清楚来人面容的时候,西西栗感觉脑子都空白了——在那一刻,别说是呼吸了,她连自己的存在都短暂地忘记了一瞬。

  那金发男人朝她弯下腰,伸过来了一只手。

  “没事吗?幸好我赶来得及时……一直在说Exodus这个名字的人,是你吧?”

  西西栗愣愣地抬起手,好像将手递进了一团阳光里。现在发生了什么事,她是不是其实已经死了,眼前的人莫非就是天堂的模样,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。

  “莎莱斯越来越人性化了,”金发男人说的话,尽是她听不懂的,“因为你一连打了好多个喷嚏。”

  “……什么?”西西栗只能挤出两个字。

  “你抬头看看。”

  她抬起头,在暴风雪肆虐的世界里,第一次看见了清朗碧蓝的天空。一个巨大的雪白圆环,正徐徐从远山后方滑进了蓝天,一道金光闪烁着跃下了雪白环身。

  “你看,那就是Exodus。”金发男人微笑着说。

  (番外完)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