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一方读 > 一步天王 > 006-独闯龙潭

006-独闯龙潭

  “大装,你到底怎么了?你倒是说呀!”

  我和猴儿哥连安慰带问,大装终于说了实话,指着自己的脸说:“让高三体特的给打了……”

  又是高三体特?

  听到这四个字,我气都不打一出来!

  结果这时大装瞪了一眼猴儿哥说:“都他妈怪你!你又往我饭盆里偷偷抹粉笔末了是不是?”

  猴儿哥很尴尬地点了点头,说:“我那不跟你闹着玩儿呢吗,又不是第一次了……”

  “你他妈就是个怪物!”

  大装气得直骂街,后来详细一说我们才明白,原来这顿打就是因饭盆而起的。

  这不是到吃晚饭的时候了嘛,大家都去食堂排队打饭了,大装也不例外。

  结果他排队的时候,高三体特的牲口突然叫了他一声,说自己忘了带饭盆,就把大装的饭盆给抢走了。

  大装说到这儿我就明白了,显然牲口是因为李依的事故意找我们班的茬儿呢。

  不过大装怂啊,被欺负了也只能忍着,就立在旁边等着,等牲口用完自己的饭盆,自己再打饭。

  结果牲口万万没想到的是,中午猴儿哥跟大装开玩笑,往他白瓷饭盆里抹了一层粉笔末,结果没害到大装,厚厚一层粉笔末全让牲口拌饭吃了。

  牲口发现后直接就火了,索性在食堂里就把大装给揍了一顿,大装这才鼻青脸肿的回来。

  不过回宿舍后,大装一看猴儿哥被打得比他还惨呢,又乐了,笑呵呵问:“猴儿哥,听说你小子玩的挺嗨呀,跑高一女宿耍流氓去了?”

  “马大装,你再说一句我也削你!”

  猴儿哥气得坐我床铺上就抽闷烟,而毕竟大装也不是外人,索性我就把丁小胖找我们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跟他又说了一遍。

  要不怎么说是好兄弟呢,我把事情一说,大装也火了,一拍大腿就站了起来,吼了一句‘兄弟有难、义不容辞’之后,突然箭步冲向自己的床铺,把床上的白床单给扯了下来。

  “大装!好兄弟!”

  看到他这一举动,我那叫一个激动,以为大装肯定是想撕了床单绑脑袋上,再用布条在手上缠一把刀,跟高三体特决一死战去。

  可我正yy呢,大装走过来直接把白床单塞我怀里了,我一愣,就听大装特关心地说:“川子,体育馆地上凉,晚上猴儿哥你俩挨打时垫着点儿,别闹肚子……”

  “我铺你大爷啊!”

  这话气得我直骂街,都让牲口打一顿了,没想到他还在这儿装孙子呢,猴儿哥也气急眼了,从床铺底下掏出半截粉笔来又开始往大装饭盆里抹。

  我们正在宿舍里闹着呢,宿舍里另外哥儿几个也先后都回来了,一个个的进了宿舍先把猴儿哥给围上了,饶有兴致地就开始采访,采访他在高一女宿‘耍流氓’的感受。

  可猴儿哥我俩哪儿有心情跟他们聊这些,就赶紧把今晚高三体特要灭美特的事儿跟他们简单说了一遍,事情一说完,宿舍里兄弟几个全都笑不出来了……

  结果当然没出所料,当我问他们,谁愿意跟猴儿哥我俩一起去体育馆‘火拼’高三体特时,兄弟们都蔫了……

  我苦苦一笑,可心里也明白,这确实也不能怪他们,高二对高三,美特对体特,无论怎么说都是死路一条,简直就是用鸡蛋去碰石头。

  见兄弟们都低着头不说话,我心灰意冷。

  可是总不能坐以待毙吧,我叹了口气,从床上跳下来,拽着猴儿哥和就冲出了宿舍。

  就要上晚自习了,外面已经看不到几个人影,趁着没人,我拽着猴儿哥就直奔了体育馆,心里告诉自己,他妈的不就是打架吗,顶多就是挨顿打而已,老子堂堂的七尺男儿,还能被高三体特的那帮孙子给吓死不成?

  一边拽着猴儿哥往前走,我一边气冲冲地说:“猴儿哥你也别怪大家,咱班学生本身就都是搞美术的文艺青年,哪儿会打架呀!不过你放心,既然傍晚时我把事情给你顶下来了,就算死,兄弟我也陪你一起死!”

  猴儿哥感动得都说不出话来了,过了半天才怯怯地说:“川子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可是,可是要不还是你自己去吧,是你动手把丁小胖给打了,我,我害怕……”

  “猴儿哥你他妈的还是人吗?”我回头瞪了猴儿哥一眼,又接着说,“把裤衩子塞牲口心中女神嘴里的可是你呀!再说了,我打丁小胖不也是为了你?现在你要临阵脱逃?”

  被我一吼,猴儿哥又说不出话来了,又憋了半天,才说:“可是,可是咱现在就去是不是有点早啊?牲口不是约的两节晚自习下课后?”

  “到时候再去就晚了!”我说,“打架这种事情啊,不能光看人数,也得分个天时地利人和,咱先去熟悉熟悉环境,然后就在体育场里等着他们,给他们来个措手不及!都他妈快挨打了,你还上什么自习,你以为自己好学生啊?”

  听我说完猴儿哥连连点头,毕竟像我们这种学生,平时就经常逃课,这种关键时候还装什么‘三好学生’啊!

  说着话,我俩已经到了体育馆,空荡荡的体育馆里一个人都没有,慎得人心里发毛,闲着没事,猴儿哥我俩就在这硕大的体育馆里转悠了起来。

  说起来挺可笑的,这地方虽然名字叫‘体育馆’,但其实有什么重大体育活动,都是在操场进行,这座体育馆自从建起来之后就没怎么用过,反倒是逐渐成为了我们学校学生们的‘约架’圣地。

  理由很简单,这里地方大,而且够隐蔽,所以轻易不会被老师发现,还有就是看守体育馆的是个六十多岁的老校工,酷爱喝酒,几乎每天都喝得颠三倒四的,一般过了晚饭时间就回屋睡觉去了,体育馆里闹出多大动静来他都听不见。

  猴儿哥我俩顺着体育馆走廊往前走,虽然明知道体特的人还没到呢,但还是难免提心吊胆的。

  大概是猴儿哥觉得气氛太紧张了,想舒缓下情绪,就突然问我说:“川子,走廊里的灯都是声控的,你信不信我放个屁能把灯都嘣亮咯?”

  我摇了摇头,几乎不想理他,都什么时候了,他竟然还能想出这种恶趣味的点子来,简直就是个怪物……

  可猴儿哥不以为人,一看我摇头,当时就皱着眉一脸认真的说:“你不信?好!你给我等着!”

  说着话猴儿哥就开始酝酿情绪,没等我再开口呢,就见猴儿哥一撅屁股,霎时间就听‘嘭’地一声,走廊里的声控灯齐刷刷地就都亮了起来……

  我当时就傻眼了,简直对猴儿哥佩服得物体投机,直挑大拇哥。

  这时猴儿哥特尴尬地朝我嘿嘿一笑说:“川子,你先在这儿等我一下,我去厕所洗洗裤子……”

  说完话猴儿哥捂着裤裆撒腿就跑,我还没反应过来,赶紧问他怎么了。

  猴儿哥头也不回地骂街说:“他妈的劲儿使大了,嘣一裤子屎……”

  听到这话我‘噗嗤’一声就笑了出来,捂着肚子都笑不行了,猴儿哥哪儿还有空理我,捂着裤裆很快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。

  等猴儿哥时我抽了根烟,可等来等去也不见猴儿哥回来,一着急,我就到厕所去找,可进了男厕一看,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  难道这小子去了女厕?

  我赶紧又去隔壁女厕找,可所有隔间都找遍了,还是不见猴儿哥的身影。

  我又点了根烟,心里难免犯起了嘀咕----

  他妈的,这孙子不会扔下我自己跑了吧?这种事儿猴儿哥还真干得出来。

  可我正想着呢,一阵脚步声,却突然从外面走廊里传了过来……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