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一方读 > 上赶着不是买卖 > 分节阅读_2

分节阅读_2

  捡东西,把砸破三轮扶起来。

  俩人一路沉默着回到了出租房,钱多哭丧着脸,跟张宁后面道歉,“我不是故意,是他们招惹我,他们先动手。”

  张宁依旧沉默着,不理睬钱多。

  钱多一脸委屈,回到出租房他蹲地上,看着张宁一声不吭坐板床上,拿出纸盒子慢条斯理点那些钞票。

  钱多很伤心很难受,他哭一抽一抽,他一方面觉得自己对不起张宁,一方面又觉着这个事不能光怪自己。

  张宁点好了钱,就拿了床下脸盘,到外面打了点水,又找房东要了点热水,才端进来,他命令钱多把衣服脱了。

  钱多听话脱了衣服,*着,张宁拿起毛巾给钱多擦。

  钱多被那些人围着踹倒地,手脸都是脏乎乎。

  擦好后,张宁就把水端出去倒了,回来把盆放好毛巾搭好,才顺手锁上门。

  “拉灯绳。”张宁说很,还趴床上钱多都没反应过来。

  张宁就一下坐到钱多身上了,钱多被坐有点呼吸不了,忍不住动了动。

  张宁翻转着钱多身体,手指探索着伸进去。

  钱多紧张收缩了下,张宁用力顶了顶。

  钱多有点疑惑转头问张宁,“你……怎么了?”

  张宁撇他一眼,手指撤出来,很把自己东西顶进去,疼钱多一哆嗦,钱多用力放松自己,身子被张宁撞一动一动。

  钱多被干着干着前面就硬了,他象往常那样,用手摸自己东西。

  张宁抢先给他握住了,钱多倒抽口气,整个人都惊了。

  他跟张宁干这个事可不少时间了,钱多不是没动过别心思,但张宁对他总是不冷不热,好时候也能笑着说两句话,不好时候理都不理,现居然没求情况就主动帮他弄,钱多激动整个人都想叫。

  张宁忙按住钱多嘴巴,警告着:“白天。”

  钱多用力点头,用舌头舔张宁捂着自己嘴手指。

  张宁被舔很舒服,他索性把手指放到钱多嘴巴里去搅。

  钱多被干整个人都虚脱了,跟个破布似趴床上。

  张宁泄完了,也终于能理智跟钱多对话了。

  他就换了个一本正经表情,盘腿坐床头开始教训钱多。

  钱多光着屁股,想找个东西搭肚子上,张宁一脚把摊子踢到一边,看着钱多说:“老实点。”

  钱多不满说:“不带这么过河拆桥,你刚痛完,就说我”

  张宁不理他,继续教训着,“你有多大本事人家公司门口捣乱?!这次算便宜你了。”

  钱多委屈说:“是他们惹我。”

  张宁摸着钱多头,想了下才说:“你以后别干这么傻事了,我刚点了下钱,要卖茶鸡蛋还得再买个炉子,现凑不出来,我琢磨着,三轮修下也许还能用,我今天下午就推出去修修看……再买点材料,先凑合着卖煎饼吧……”

  钱多静静听张宁说着计划,一脸委屈无奈。

  张宁办事很,下午就出去把东西都买了回来,三轮也修好了。

  第二天也没让钱多跟着,就一个人卖煎饼去了。

  天气渐渐冷起来,秋天早就到了,一地落叶。

  钱多坐院子里,等张宁回来,钱多想象着张宁骑三轮车上样子,忍不住笑了。

  刚买那个旧三轮时候,俩人谁都不会骑,钱多以为三轮车很容易,上去就骑,差点没给翻了车,钱多弄了好几次都不成,还是张宁找房东问了骑三轮注意事项才学会。

  钱多就这么静静想着。

  张宁早上支了摊忙碌着卖煎饼,大早起来风很冷,手本来是凉,再靠近火翻煎饼,张宁觉得自己手一会热一会冷,冻手是早晚事了。

  卖到下午三点,大概也就那样了,张宁才收了摊子,回到出租房。

  刚到院门口,就看见钱多院子里坐着呢。

  钱多一脸高兴上前,拉了他胳膊说:“我给你买了副手套,屋里放着呢,你先戴戴看。”

  张宁愣了下,他们这个地方房租是便宜,可离市中心很远,附近几乎没什么卖东西,手套这种东西要跑很远吧?他询问看向钱多。

  钱多把张宁冻很凉手收怀里,弯腰床板上拿了副毛线手套,黑色。

  幸好自己房里,张宁低头吻住了钱多,钱多嘴唇很厚,很漂亮。

  张宁喜欢看钱多嘴唇,每次看都忍不住想亲一亲。

  亲够了张宁才放开钱多。

  他戴上钱多买手套,很厚很暖和。

  钱多趁他戴手套时候,跑出去忙活。

  张宁站房里,眼睛一眨不眨看着钱多忙碌着。

  第二天一早,张宁还没起来,就听见有切菜声。

  睁眼一看,钱多正蹲地上就着案板小心翼翼切葱花呢。

  钱多看见张宁起来,忙讨好笑。

  张宁从床上下来,也跟着蹲下去,问他:“你这么早起来干吗?不多睡会儿?”

  钱多小心问:“你不生我气了?”

  张宁伸手摸了摸钱多头。

  钱多笑笑,上去亲了张宁一下。

  张宁忍不住又回亲了钱多一口,张宁现自己现越来越喜欢亲钱多了。

  天气冷了下来,房东催着俩人交暖气费,他们那个房间别说暖气片,就连放炉子地方都不好腾出来。

  可搬家也麻烦,现找也未必能找到比这家便宜,俩人就凑了一百先给了房东。

  科技园卖煎饼买卖好,张宁隐隐现现出摊人越来越多,以前他这买煎饼都要排上五六个人,现有人一看见排队就转头找马路对面那家。

  张宁心里盘算着总这么着可不行。

  张宁脑子活,一天夜里他跟钱多商量,想着钱多一个人出租房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出去跟他一块干。

  张宁说:现天冷了,那些坐办公室人,肯定不喜欢大冷天排队买煎饼,不如咱们亲自上门去卖。

  钱多头一次听说卖煎饼还带送,他忍不住说:“这怎么送啊?再说那些地方能让咱们进吗?”

  张宁斜钱多一眼,“保安啊,保安能为吃个免费鸡蛋就砸咱们摊子,也就能为免费煎饼给咱们开路。”

  张宁还真有点本事,没两天,那些保安就让他鼓捣着通融了不少。

  自此后张宁他们家煎饼算是卖火了,张宁买了个大篮子,洗干干净净,里面分了四个格子,有辣椒没辣椒一个鸡蛋两个鸡蛋,都分开来放,卖时间长了,张宁记性又好,摸着那些人习惯,什么不要葱花不要香菜,都一一记脑子里。

  钱多就外面摊煎饼,张宁一个楼挨着一个楼送,钱多也就推着三轮一家公司一家公司摊。

  还没下雪,就赚俩人合不上嘴了。

  第19章

  张宁晚上时候,趴床上写信,他一个月固定给家里写两封信,但他从不透露地址。

  钱多歪着脑袋看,张宁字很漂亮,每个字都非常规范,钱多忍不住说:“你写就跟报纸上印一样,真漂亮。”

  钱多说话时候正拿了份报纸看,报纸上内容一点都不好看,不过是充个样子,张宁写信写很不顺,他天生不善于表达,以前给钱多写信也是这样,现写是心事重重。

  天气很冷,房间里又没有暖气,张宁就搂紧了钱多取暖。

  钱多手脚乱动,被子里闹张宁,张宁伸腿夹住钱多乱动腿,闹着闹着就有了反应。

  张宁捂住被子,里面干钱多,钱多就蜷缩张宁身下。

  第二天一早,钱多有点不想起来,就跟张宁说能不能不去了。

  张宁拉着钱多,说:“这次不去,那些人等不来煎饼,以后就买别人了,我上次送煎饼,就看见有一家跟咱们学,也提个篮子送。”

  房间里很冷,钱多哆嗦着起来,昨晚傍黑就开始下雪,打开门外面白茫茫一片,寒气一下就冲进来,冻钱多一个机灵。

  俩人踩雪上,咯吱咯吱。

  深一脚浅一脚到了地方,钱多就脱了手套开始摊煎饼,整个人站雪地里,冻脚都木了。

  好不容易熬到太阳照过来,钱多跺了跺脚,才感觉舒服点。

  卖了一天煎饼,钱多真有点抗不住了。

  张宁回去后把钱多脚捂胸口,钱多当晚精神就不是太好。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